当前位置:

OFweek云计算网

云资讯

正文

边缘计算是云计算的终结者?No,云计算巨头们正在推动边云协同!

导读: 2016年底,在Gartner数据中心年度会议上,硅谷风投大佬A16Z合伙人Peter Levine曾说边缘计算是云计算的“终结者”。

导  读

2016年底,在Gartner数据中心年度会议上,硅谷风投大佬A16Z合伙人Peter Levine曾说边缘计算是云计算的“终结者”。经过接近两年时间的验证,边缘计算和云计算的关系更加清晰,两者并非互斥关系的基本论调已奠定。由于边缘计算解决了“最后一公里”云原生应用的供应问题,成为了云计算在未来发展中的重要落地支撑,边缘计算与云计算势必彼此融合,来到“边云协同”的新阶段。

关于边缘计算我已经谈过很多次,或许你也注意到了,进入2018年之后,边缘与云端的微妙关系正在被业界重视起来,物联网的发展令原本基于互联网构建的基础设施逐步翻转,正在经历一次螺旋式的更迭过程。

2016年底,在Gartner数据中心年度会议上,硅谷风投大佬A16Z合伙人Peter Levine曾说边缘计算是云计算的“终结者”。经过接近两年时间的验证,边缘计算和云计算的关系更加清晰,两者并非互斥关系的基本论调已奠定。由于边缘计算解决了“最后一公里”云原生应用的供应问题,成为了云计算在未来发展中的重要落地支撑,边缘计算与云计算势必彼此融合,来到“边云协同”的新阶段。

就像配电网将电力从降压配电变电站出口输送到最终用户端,边缘计算形成的网格将云原生应用从最后一公里处配送至互联万物,提高关键应用程序的性能、提升实时处理能力、改善安全性和可靠性,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云计算在IoT领域实践中的短板和掣肘。

通过由边缘与云端形成的多层混合架构,以及随之而来的“边云协同”效应,更能综合发挥两者的优势,促进物联网基础架构迎来一次全面的升级。

边云协同的主要推动者竟是三大云计算巨头

如何直观的解释边云协同效应?华为企业业务总裁阎力大的比喻最为妥帖。他说,在无脊椎动物中,章鱼的智商最高,因为它拥有巨量的神经元。这些神经元60%分布在八条腿(边缘)上,脑部(云端)仅有40%。看起来用“腿”来思考并解决问题的章鱼,在捕猎时各条“腿”从来不会缠绕打结,这得益于它们类似于分布式计算的“多个小脑(边缘)”和“一个大脑(云端)”协同工作。

纵观全球,我们惊奇的发现,边云协同的主要推动者,恰是边缘计算曾经试图“终结”的云计算巨头们。

云计算目前仍是一个快速扩张的市场,根据预测到2021年云计算的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美元。领跑“三人行”亚马逊、微软和谷歌之间的排位争夺战从开始就没消停过,物联网时代业必将愈演愈烈。

基础设施即服务、平台即服务、软件即服务…一切尽在服务。为了谋求进一步扩张,AWS、Azure和Google Cloud不约而同的看到了来自两个方向的发展动力,一是由各种SaaS提供的增值云服务能力形成的推力,另一个是由边缘计算将云原生应用带入到各种智能终端形成的拉力。

边缘计算是一种分布式基础设施,计算资源和应用服务沿着从数据源到云端的通信路径分布。由于边缘计算能够提升云计算的时间维度价值,从而“淬炼”成业务绩效,更好的满足各种合规性的要求,具有更佳的数据隐私保护能力和安全性,是拉动云平台业绩的有效手段。

巨头们的边云协同路径推进得可谓整齐划一,亚马逊的AWS Greengrass、微软的Azure IoT Edge、谷歌的Edge TPU和Cloud IoT Edge相继推出。各家的商业模式也相当趋同,在边缘侧以免费或开源的方式,将云原生应用的“电力”配送到位于“最后一公里”的工业机器人、风力发电机和各种生产线的边缘设备当中。

当然,对边云协同万分看好的企业并不仅限于三大巨头。HPE、IBM、思科、SAP等知名企业,Foghorn、IOTech、Falkonry等初创公司纷纷表示加我一个。

值得关注的是,在上周刚刚结束的VMworld 2018峰会中,VMware发布了最新的边云协同战略,Dell EMC、Pivot3、Veeam、Extreme Networks等公司联合展示了多款边云协同产品。

边云协同中的“边缘”千人千面

边云协同首先需要克服的障碍有很多层面,但最基础的一个,是对于“边缘”认知的不一致性。

边云协同中的“边缘”在哪里?这恐怕是最常见的问题之一。与云平台不同,对于边缘的理解可以说是千人千面。

工业互联网联盟IIC在白皮书《Introduction to Edge Computing in IIoT》中给出的解释是:边缘是一个逻辑概念,而并非一个物理划分。同时IIC也给出了边缘计算需要考虑的共性能力,包括分布式数据管理、数据分析、统一业务编排、连接能力和安全性。

因此对于不同的个性化应用来说,“边缘在哪里”是一个“千人千边”的开放性问题,从应用角度来看,边缘的位置取决于业务问题需要解决的“关键目标”。

因此从最终用户和服务提供商的视角来看,边缘所处的位置并不相同。因此在由ARM、Vapor IO、Ericsson UDN等公司联合起草的白皮书《State of the Edge 2018》中,定义了两种边缘,运营商视角的基础设施边缘和最终用户视角的设备边缘。

基础设施边缘是指位于“最后一公里”的网络运营商或者服务提供商的IT资源,其主要构建模块是边缘数据中心,通常在城市及其周边以5-10英里的间隔放置。

设备边缘是指网络终端或设备侧的边缘计算资源,包括传统互联网设备,比如PC和智能手机等,以及新型智能设备,比如智能汽车、环境传感器、智能信号灯等。

基础设施边缘和设备边缘虽然同属于边缘计算的范畴,但是两者的定义、关注点、核心能力(包括在计算和存储能力、网络资源规模等)方面的差异极大。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