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运营商“出手”终结CDN价格战,谁将第一家涨价?

近日,CDN行业“一石”激起千层浪。据21世纪经济最新报道,以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为代表的运营商已于去年底先后出手禁止IDC的低价销售,并规定明确了各类宽带的售价。

由于带宽是CDN行业的刚性成本,运营商这一肃清价格乱象、规范行业有序运行的举动,不经意间戳中了CDN价格战的症结,将CDN行业推至历史重要关口。

众所周知,近几年残酷的价格战已经使得CDN行业深陷负毛利的困境。随着近期金山云登陆纳斯达克上市,招股书披露,2019年金山云营收增速创新高的同时亏损也创造了11.11亿元的新高,而CDN在其公有云营收的比重超过六成。

随着资本市场受新冠疫情变得日趋理性谨慎,这种依靠烧钱买CDN营收做大收入基数的模式,正走向历史尽头。在运营商涨价、成本售价严重倒挂的背景下,全行业涨价或已箭在弦上。

运营商涨价或带来CDN市场巨变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9年底,中国联通和中国移动先后发文明确禁止IDC的低价销售,并且对各类宽带销售价格作出规定。比如联通规定静态接入宽带销售单价不低于10万/G/年。

由于CDN成本刚性,服务器及带宽成本占总成本比例又超过九成,原材料的涨价势必对整个产业链产生影响,倒逼厂商们做出选择。

上述报道中提到,已经有云厂商人士透露,运营商的宽带资源涨价,将成为CDN行业一个重要变数。一方面是,整个产业可能会跟着一起涨价,另外一方面,如果行业都不涨价,那厂商就要自己承担增加的成本,这时候资金不充足的话肯定撑不住,“如果因此让市场玩家变少,那未来行业涨价也是必然”。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云计算和大数据所长何宝宏近日也在社交媒体上针对运营商涨价之事发表评论,他表示,“终于等到了行业价格理性化的一天”。

事实上,这一策略也符合当初发起价格战的互联网巨头的终极利益。互联网厂商熟悉的打法就是“降价-提升市场份额-继续降价-挤压中小厂商-继续降价-清除中小厂商-继续降价-垄断市场-提升价格-获取高额利润”,对他们来说,没有永远补贴的市场,尤其是在一个成本极度刚性且补贴带来的边际效用正逐步降为零的市场。

去年10月,工信部副部长陈肇雄指出,要进一步提升信息通信业发展的质量效益水平。此后,三大运营商在自身2019年工作会议上也明确阐述,要有高的效益,实现稳定增长,“质量”和“效益”列为同等重要的发展导向,这其实已经是宽带资源涨价的决策导向背景。

上述报道也援引运营商人士消息表示,针对过往出现的“价格战”抢占市场现象,运营商会加强政企业务价值管控,必要时也会采取措施净化市场,确保行业良性竞争。

当前运营商正在全力开启5G时代,大流量大带宽将是5G时代的主要特征,CDN和云计算将是5G时代的流量承载的生力军,如果任由行业负毛利、越卖越亏、越亏越低价,整个行业都将陷入恶性循环中,势必会影响5G发展的大局。

虽说醉翁之意不在酒,但运营商这一肃清价格乱象、规范行业有序运行的举动,不经意间戳中CDN价格战的症结,将CDN行业推至历史重要关口。

烧钱买CDN营收的模式还奏效吗?

根据金山云招股书,2017-2019年CDN业务在其整体营收中的占比分别是 50.8%、52.2%、54.1%,份额稳居第一且还有逐年扩大之势,将其定义为一家CDN厂商或更为准确。

事实上,像金山云这样以CDN营收为主的云厂商在国内市场上非常普遍。在很多大型云计算厂商的营收中,CDN业务的占比都不算小,中小云厂商的占比则更高。

以百度云为例,依据IDC咨询发布的2018年上、下半年的公有云市场份额数据以及2018年内容分发网络服务市场份额数据推算,CDN业务在当年百度云营收的占比也接近40%。

这与中国云厂商早期开拓市场的模式有关。自2015年开始,互联网巨头进入CDN行业,并通过价格战抢夺市场份额。

这种残酷竞争,已经给整个行业,乃至整个云市场带来深远影响,即便是已经认识到红海市场并主动退出的云公司Ucloud,也很难完全撇开CDN负毛利的恶性影响。刚刚登陆科创板的Ucloud在其最新的财报中,将一季度两千多万的亏损源头归因为“公司收入增长主要来源中的视频娱乐、在线教育等行业客户,使用了较多云分发产品,而云分发产品毛利相对较低。”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